伪造旷工资料开除32名员工,拒付64.8万元补偿金,这家肥企为什么这样做?

摘要: 曾经的龙头肥企如今为何陷入绝境?如何看透这场罗生门背后的重重迷雾……

09-08 02:00 首页 农财网农化宝典

近日,四川省什邡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知名化肥企业——四川蓥峰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四川蓥峰”)与32员工的劳动争议纠纷,最终作出了多达34份的民事判决书,涉案金额达64.8万元。




作为原告,四川蓥峰上诉至法院,32名员工因“连续旷工”,违反公司制度被解除劳动合同,要求法院判决不支付上述员工合计约64.8万元的经济补偿金。而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发现,这32名员工实际并未旷工,“旷工”相关材料则是由四川蓥峰与员工共同制作的虚假材料。最终,法院判决,旷工事实不成立,四川蓥峰拒付经济补偿金的理由也不成立,后者需履行义务,一次性支付给32名员工补偿金。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系列案件中,四川蓥峰曾向其员工宣传,可以通过“失业”方式,来领取失业保险金(注意区别经济补偿金!)。“鼓动”自己的员工离职,以“云河牌”肥料闻名市场的四川蓥峰为何会这样做?


在这背后,则是这家老牌化肥企业在近年来行业竞争日趋激烈、市场低迷压力倍增的背景下,出现经营困难、化肥生产装置停产的窘境。在前期的报道中,今年3月份,四川蓥峰已全面停产,且数桩官司缠身、超过1000万元的资产被法院冻结,举步维艰。





员工“旷工”被企业开除

为补偿双方对簿公堂


“谁先谁后”提出解约,该不该“付费”、能不能拿到经济补偿金,是这次企业和员工对簿公堂的焦点。


2016年3月-2016年12月,四川蓥峰相继有32名员工“无原因、不请假”未到公司上班,有不少是复肥厂的工人。有意思的事,这些员工“旷工”时间出奇的一致,不多不少均为4天。之后,以“连续旷工”为由,四川蓥峰陆续解除这些员工的劳动合同。


不过,四川蓥峰就此摊上了大事。依据劳动法,用人单位在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时,应一次性支付给员工经济上的补助,即经济补偿金。而用人单位是否应当支付给这笔费用,取决于双方谁先提出协商解除劳动合同。


解除合同之后,这些员工陆续向公司所在地的四川省什邡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四川蓥峰支付其经济补偿金。仲裁委员会受理后,作出仲裁裁决:四川蓥峰支付员工经济补偿金,解除与员工的劳动关系。


四川蓥峰不服仲裁裁决,诉至法院。四川蓥峰认为,员工旷工是事实,有考勤表、报告为证,且后者签字认可了公司的处理意见;根据公司规章制度和劳动法规的相关规定,解除其劳动合同,系合法解除,不应支付经济补偿金。


5月18日,四川省什邡市人民法院受理此案,并于6月27日开庭审理。




为领取失业金

双方协同造假


有意思的,上诉至法院才是“故事”的开始,之后的发展则让人大跌眼球。双方各自在法庭上的辩解,则如同一场“罗生门”。


庭审中,四川蓥峰承认,因员工想在离职时领取失业保险金,主动向公司提出以旷工形式解除劳动合同对此,四川蓥峰采取了“配合”态度,采用记录旷工的形式与员工解除劳动合同,顺利促成员工“失业”。


不过,事情在员工这里出现了大逆转。实际上,这些员工并未旷工,而是正常上班。员工辩称,四川蓥峰所标称的“旷工”不是事实。作为被告方,32名员工在法庭上揭示,四川蓥峰曾向职工宣传,如果职工认可连续旷工的考勤表记录,公司可出具证明以便职工领取失业保险金。


领取与单位所在地最低平均工资70%水平、最长24个月的失业保险金,成为员工“选择”解除劳动关系的“诱因”。公开资料显示,四川蓥峰所在的什邡市从2015年10月1日起,失业补偿金由原来的每人每月875元调整为每人每月966元,不足千元。


在本次审理中,员工的辩词,被法院采纳。这也是法院判定“员工为享受失业保险待遇作出的被动选择,不足以认定员工主动提出解除劳动合同”的关键依据。




经营困难收入减少

企业“鼓动”员工失业


在这一系列案件中,四川蓥峰向其员工宣传,可以通过“旷工失业”的方式,来领取失业保险金。“鼓动”自己的员工离职,以“云河牌”肥料闻名市场的四川蓥峰为何会这样做?


近年来,受化肥行业优惠政策取消、农产品价格下降等多重因素影响,企业生产经营成本增加、行业竞争愈加激烈,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而在产品、价值链或种植服务技术上持续创新的肥料企业,不断跑马圈地,与部分生产工艺落后、产品单一、濒临关停边缘的企业相比,形成鲜明的对比。


行业大环境低迷,四川蓥峰也难以独善其身。判决书中指出,四川蓥峰因生产经营困难,2016年已有部分系统停产,导致部分人员富余,只能不定时安排富余人员轮换上班。这部分富余人员因不能提供正常劳动,导致其收入较低。




链接:今年3月份已全面停产 超千万资产被冻结


公开资料显示,四川蓥峰是西南地区最大的化肥生产企业之一,化肥年产能达100余万吨,拥有的“云河”牌复合肥是国内知名化肥品牌。然而,3月份至今,四川蓥峰因经营困难,复合肥、氮肥等生产线已全面停产。


停产至今,四川蓥峰涉及多宗诉讼,被要求的冻结资产超过1000万元。


7月3日,因与安徽华运机械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法院判决冻结四川蓥峰银行存款32万元,期限为一年。


6月23日,四川省什邡市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鉴于四川蓥峰目前已全面停产,为保证职工的合法权益,裁定冻结四川蓥峰银行存款约1143余万元,或查封、扣押其同等价值额的财产,并于当日起立即执行。


5月22日,因合同纠纷,四川蓥峰价值人民币150万元的财产被法院冻结。


5月2日,四川蓥峰因违约为支付货款762.51万元,被四川省川化新天府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告上法庭。


4月10日,因违约未供应360吨复合肥,仅提供77吨残次品,四川蓥峰被田阳耀元芒果合作社告上法庭。


四川蓥峰曾被评为全国守合同重信用企业、四川省最佳诚信企业,经济实力位居全国化学肥料制造业100强、四川省制造企业100强。拥有众多光环,如今为何会陷入经营困局?我们将持续关注。



作者 | 南方农村报记者 杨吉龙

投稿报料 | 542687591@qq.com



往期相关文章推荐(点蓝字即可查看)


首页 - 农财网农化宝典 的更多文章: